首页 > Sktech > 1.图斯幻象——平移还是滚动
2018
03-08

1.图斯幻象——平移还是滚动

1.图斯幻象——平移还是滚动 - 第1张  | Processing编程艺术

第一集的Tusi Illusion(图斯幻象)是我第一个开始着手的问题。

运动是什么?

古希腊的哲人芝诺提出了这个问题。

他扬言强大的战士阿喀琉斯连乌龟也追不上(芝诺悖论)。

尽管反驳他的人千年之后才出现,但是关于“运动的真相”却依然让人着迷。

存在与虚无、运动与静止、意义与空虚、生存与毁灭的问题,在图斯幻象中被简化成了“运动的轨迹是直线还是曲线?”。

1.图斯幻象——平移还是滚动 - 第2张  | Processing编程艺术

于整体上,六个小球是集体在大圆内部滚动,但是割裂开来看,六个小圆又是在各自的轨道上做着简单的直线运动,是滚动还是平移,这取决于很多因素。

因为这个运动中存在着许多设计好了的“巧合”:1、比如六个小球的圆心刚好均匀分布在一个整圆上,并且这个整圆的直径正好是外面大圆直径的一半;2、六个小球的运动速度相等并且运动范围一样;3、小球是圆的,并且直接用了一种颜色填充;4.1、运动轨迹的两端都在大圆的圆上,4.2、轨迹长度都等于大圆直径,4.3、运动轨迹都过大圆圆心,4.4、运动轨迹保持静止,4.5、小球运动到端点时折返的过程比较柔和。

条件3让你无法直接从观察中得知小球是否进行了自转。

条件1与条件2让我们产生六个小球处于同一个隐形圆上的“错觉”;并且条件1是这个隐形圆可能存在的“证据”;条件2使得六只圆在运动过程中保持相对静止,从而保证隐形的圆在运动中依然存在;而条件3通过  掩盖  否定小球  自转  的证据,让人无法拒绝六只小球在隐形圆上随隐形圆滚动的“事实”(或者说是错觉)。

因为我没有非常坚实的数学基础,这导致有些地方需要我进行猜测,就比如小球的运动函数。因为条件4.5,我认为小球的运动函数不会是简单的一次函数,又因为以上条件都与圆有关,所以极有可能小球的运动函数是三角函数,最后的事实也印证了我的猜测。

以上种种精心设计的“巧合”就是图斯幻象让人迷惑的原因。若任何一个条件出现偏差都不会出现这种小球看似集体滚动实则集体平移的现象。

所以说是非曲直无法直接定义,你必须放在一个具体的环境中,针对一个具体的对象,隐形的圆还是具体的小球,通过具体的条件,你才能够得出相对客观的结论。

然而事实上图斯幻象中唯一的直线(小球的运动轨迹),其背后也是由圆通过三角函数运行而成的结果。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是曲是直不但没法直接定义,而且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区别”,从更高的意义上来看,他们都是能够统一的。

对于图斯幻象的思考让我想起了量子物理中的量子纠缠现象,两个电子相隔很远却能神奇的“通信”。就好像我们单独观察小球的运动,发现它只是简单地做平移运动,但是六只小球默契的平移运动却形成了六个小球集体滚动的错觉,这种错觉整体来看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圆环,小球们只是镶嵌在圆环上,跟着隐形的圆环滚动,只不过圆环滚动的圆形轨道比较特殊而已,轨道与圆环的直径比正好是2:1,所以才造成了这种观测结果。

事实上对于量子纠缠现象,也有人提出“高维物体在低维空间的投影”(我想到的是“鱼缸里的鱼”这个比喻)的理论来解释这个现象。在图斯幻象中,高维物体就像六个小球中看不见,也没画出来但就是感觉一定存在的那个圆环,而六只小球就像投影下来的电子。然而就图斯幻象中的世界而言,六只小球间有无联系,圆环是否存在,仅靠一段简单而暧昧的影像无法得出结论。

(我并不了解量子物理还有什么什么理论,上面都是我瞎写的)

运动到底是什么?曲线为何,直线又是为何?如何为平移,如何又为滚动?

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

曲线是曲线,曲线又可以变成直线,直线是直线,直线也可以由曲线画成;

平移还是滚动,这得分情况,找条件,看对象。

1.图斯幻象——平移还是滚动 - 第3张  | Processing编程艺术

void setup(){
 size(500,500);
}


float x1=0;
float x2=0;
float x3=0;
float x4=0;
float x5=0;
float x6=0;


float vx1 =0;
float vx2 =30;
float vx3 =60;
float vx4 =90;
float vx5 =120;
float vx6 =150;

void draw(){
  
  background(200);
 translate(width/2,height/2);
 noFill();
 ellipse(0,0,300,300);

if(mousePressed== true){
  motionTrail();
}

motorialBall_1();
motorialBall_2();
motorialBall_3();
motorialBall_4();
motorialBall_5();
motorialBall_6();
}

void motionTrail(){
  for(float theta=0;theta<=330;theta=theta+30){
 line(150*cos(radians(theta)),150*sin(radians(theta)),150*cos(radians(theta+180)),150*sin(radians(theta+180)));
} 
}

void motorialBall_1(){
  pushMatrix();
  rotate(radians(0));
  fill(0,255,0);
vx1=vx1+1;
x1=cos(radians(vx1))*140;

  ellipse(x1,0,20,20);
  popMatrix();

}

void motorialBall_2(){
  pushMatrix();
  rotate(radians(30));
  fill(255,0,0);
vx2=vx2+1;
x2=cos(radians(vx2))*140;
  
  ellipse(x2,0,20,20);
  popMatrix();

}

void motorialBall_3() {
  pushMatrix();
  rotate(radians(60));
  fill(0, 0, 255);
vx3=vx3+1;
x3=cos(radians(vx3))*140;

  ellipse(x3, 0, 20, 20);
  popMatrix();
}

void motorialBall_4() {
  pushMatrix();
  rotate(radians(90));
  fill(255, 0, 255);
vx4=vx4+1;
x4=cos(radians(vx4))*140;
  ellipse(x4, 0, 20, 20);
  popMatrix();
}

void motorialBall_5(){
  pushMatrix();
  rotate(radians(120));
  fill(0,255,255);
vx5=vx5+1;
x5=cos(radians(vx5))*140;
  
  ellipse(x5,0,20,20);
popMatrix();
}

void motorialBall_6(){
  pushMatrix();
  rotate(radians(150));
  fill(255,255,0);
vx6=vx6+1;
x6=cos(radians(vx6))*140;
  
  ellipse(x6,0,20,20);
popMatrix();
}

鱼缸里的鱼:该比喻由 David Bohm 宇宙全息理论之父提出,在一个长方体玻璃鱼缸中放进一条鱼,两台相互垂直的摄像机”观察”鱼的活动,图象直接在两台电视机上播放出来。在电视机里我们可以看到,”两”条鱼分别作着方向相反、速度相等的游动。如果其中一条鱼的状态改变了,另一条鱼的状态也立即随之改变。玻姆以此展开对超距作用的解释: “两个同谋粒子应当被视为同一六维现实的两个不同的三维投影,在三维空间看来,二者没有相互接触,毫无因果关联; 而实际情况是,两个粒子之间相互关联的方式,非常类似于上面所说的鱼的两个电视图像之间相互关联的方式。因此普遍地说,隐秩序必须被扩展到一个高维现实,这个高维原则上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其包含整个具有其全部‘场’和‘粒子’的整体宇宙。于是我们必须说,全运动在高维空间中卷入与展出,其维数实际上是无限的。” 在玻姆所构想的宇宙的本体论图景中,宇宙真空的高维隐秩序被激发而展开和投影为三维物质世界的显秩序,而这种物质显秩序又不断卷入为宇宙真空中的隐秩序。用简单的话说,就是我们肉眼直接可见的三维物质世界的独立个体,实际上是更高维整体的一个投映,我们由于不能理解更高维度的整体性而误以为我们所看到的一个个人或物是独立的个体。



最后编辑:
作者:DurianBomb
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1.图斯幻象——平移还是滚动》有 2 条评论

  1. DurianBomb 说:

    gif插进去不知道为什么不会动

  2. DurianBomb 说:

    好了

留下一个回复

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